北条凛凛

萌哒哒的凛凛小姐姐\(//∇//)\
欢迎勾搭\(//∇//)\

青鸟

BE向.
不喜勿喷.
建议搭配歌曲《Flower   Dance》.
——————————
“如果诚心的许愿,那是不是就一定可以传达得到”。

fa sol xi fa sol.
fa sol xi sol fa la.
mi fa la mi fa la,
re do.

fa sol xi fa sol.
sol fa xi sol fa la.
mi fa la mi fa la-lare,
do mi.

李世赫记得他从小时候那么的喜欢弹钢琴。
他的小手搭在妈妈的手上,在琴键上流连。那时候他想他就可以忘记所有,就连自己为什么一直都没有别的小朋友说的“爸爸”,也都可以不在意。黑色的钢琴架在阶上,整个人放空,心灵俯视着一切。
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长大以后更喜欢钢琴了,从哪天开始,他的手指就再也没有抚上过黑白琴键。静静躺在那里的钢琴就像是一个可怖的梦魇,仿佛一碰潘多拉的盒子就会打开,里面的回忆散出来,满满的都是灼伤。
过生日的时候,他会期待着总是晚归的妈妈久违的早早到家,给他带过来大大的拥抱。
但是他再也不会等待着他的生日礼物了,妈妈也不会回来了。
妈妈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他那么小,懵懂之中只看见一群人抬着一个棺子往前走,一边走一边抹眼睛。他不都不明白怎么了,家里一下子来这么多人,妈妈今天还没有回来,他明明等到这么晚。
坐在琴前,却再也无法弹出一个音。手是僵硬的,耳朵听不到声音。整架琴充斥的是他最美好的回忆,现在却越衬得他手脚一片冰凉。
家里的钢琴被盖上了红布,每天庸碌的来来回回,生怕自己多看一眼就会再一次受伤。
他开始沉默,开始沉迷游戏机,对自己越来越不上心。

他在茶几上发现一个信封。他从来没有收过信,应该是寄错了。蓝色的信封却让他有一种强烈的,想要拆开的愿望。里面的信纸也是蓝色的,信的主人真是喜欢蓝色啊...这么想着,他读起了信。
字很漂亮,清秀工整,看起来像是一个女孩子的笔迹,信里讲了一个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久到谁也记不清了。天空中有一个琉璃城堡,整个城堡都是透明的,站在里面往下看就是无尽的天空和云。城堡里面住着一位公主,尽管谁也没有见过她,但是住在天空上的人都说她很漂亮。每天都能听到城堡里的琴声飘出来。那时候所有的人都会停下手中的事情,静静的聆听着她的琴声。每次听到她的琴声,就会莫名的镇定下来,她的琴声给别人带来欢乐,她却是郁郁寡欢的,就像蒙娜丽莎的微笑,如果遮住画像的脸只留下眼眸,就会发现她的悲伤。
她在想念远方的王子,他还没有回来。

他一不小心就哭湿了信纸,用手指努力抚平着沾了泪痕后皱巴巴的印记,视线中终于出现了一直就在身边的那架钢琴。他轻轻站到已经久到陌生的钢琴面前。手感虽然已经有些不清楚了,只记得坐到琴前的一瞬间,整个人却像是又回到了哪里,一曲终了眼前全是回忆。
妈妈。
他好像终于从那个梦魇中挣脱出来,无数次梦到的场景却都变成了一片宁静的蓝色,长长的铺开,写着的是天空。
他开始回信。
他说,故事打动我,改变我。
她马上回信了,每个字都感觉洋溢着笑,她说那这封信就没有白寄呀。她只是胡乱填了地址,就送到了你那里来。
他们的信开始常来常往。
每天他把信塞到邮筒里,抬头就能看到蔚蓝天空。那时候他就觉得,有一只羽毛轻浅的青鸟衔着他的信带向远方,去往那个未知的地方,让遥远的他们中间牵了一段奇妙的线。
他知道了她的名字是李瑟钰。
天空,白云,青鸟。
那都是她最喜欢的东西。她好像对远方有着遥不可及的向往,仿佛伸手就能够到天空。那种活泼又文静的,笑起来眯着眼睛,嘴角有浅浅梨涡,头发耀眼的女孩子。
他喜欢上了一个素未谋面的人。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他也不知道。要不要说出来呢,还是小心翼翼的继续维护这样微妙暧昧的关系?意识到这点的时候,她已经两个月没来信了。
他决定去找她。
按着地址找到的时候,他还是有些意外的。
虽然他想象中也并没有怎么样,但无论如何还是跟自己本该有的印象不大一样。
那是一个快被爬山虎遮住的小平屋,午后阳光透过树影斑驳的打在他身上和沙子地上,他拨开杂乱叶子定睛一看,竟然是所医院。
费了半天劲找到她位置的他,看到的竟是一个空床位。旁边有护士在收拾东西,看到他有些惊讶,随即从旁边的抽屉中拿出一沓蓝色信封。
他颤抖着手拆开。里面无非是一些生活琐事,可是他却感觉她又活灵活现的出现在自己面前。
最后几封信字迹有些模糊。
“我要去做手术了,医生总说成功的几率不大...啊,真是提不起劲来呢。
“我说出来你可千万别笑我哦,我喜欢你。
“可是我的时间不多了,好苦恼。
“我真是个胆小鬼,明明都下定决心了...
“祝你幸福。你可千万不能忘了我啊。”
他一直以为哪怕相隔了整个城市,总有一天,能和她一起走在秋天的大街上,落叶萧瑟,不冷不暖的天气,牵手刚刚好,和她讨论着喜欢的杂志,讨厌的水果,她会对他笑的开心,就像她信里说的那样。那一直是最美好的期待。
可是她失约了。
他坐在她的病床上,手抚着她的床单,整日坐在这里的那个女孩子,她睡过的地方,她留下的印记。
突然发现,抬头就能看到天空。那么蓝那么远,却仿佛伸手就可以够到。
他突然哭了。
很伤心很伤心。

“当青鸟飞向天空的时候,相隔远方的人终能相会。”
==========END=========

评论

热度(4)